公告:PC站+移动站+APP+百度熊掌号
“我在和田当幼儿园老师”
发表时间:2020-04-28     阅读次数:     字体:【
原标题:我在和田当幼儿园老师

谌洪锦带着小朋友玩游戏。

  为了缓解天津市对口支援的新疆和田地区教师不足难题,从2018年3月起,天津市启动大学生实习支教计划,每学期从全市选拔优秀大学生代表,奔赴和田地区最偏远的策勒、于田、民丰县担任幼儿园和小学教师。如此大规模且建立长效机制的大学生支教行动,在全国教育扶贫领域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天津外国语大学三年级男生谌洪锦当过两年兵,习惯轻装简行。可当他在祖国南疆结束支教准备返校时,却发现自己的行囊被爱与牵挂装得满满的。

远在新疆和田的一群幼儿园小朋友,让他迟迟迈不开离去的脚步。今年夏天,他与天津外国语大学的169名大学生和11名带队教师,一同踏上了从海河之滨到昆仑山下的支教路。

为了缓解天津市对口支援的新疆和田地区教师严重不足的难题,从2018年3月起,天津市启动大学生实习支教计划,每学期从全市大三、大四本科生及研究生中选拔出优秀代表,跨越万里奔赴和田地区最偏远的策勒、于田、民丰3个县,担任幼儿园和小学教师,每学期轮换一批。如此大规模且建立长效机制的大学生支教行动,在全国教育扶贫领域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以前觉得小孩子烦,现在怎么这么可爱!”

“爸爸,我爱你!”

眼看着一个5岁的大眼睛维吾尔族小女孩笑着冲自己跑过来,高高举起双手求抱抱,不太爱说话的谌洪锦有点蒙,“她怎么喊我爸爸?”他的脸一下子红了。

他第一次见那个小女孩是在幼儿园操场上。那时,谌洪锦刚来幼儿园,被安排任园长助理,通常不进班参与教学。每当孩子们涌到操场上蹦蹦跳跳参加户外活动时,他会饶有兴致地在一边看看这些“小豆丁”的可爱模样,想知道那些小脑袋里都装着什么古怪念头。

这个出生在贵州毕节的小伙子,爷爷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他从小听着打仗的故事长大,梦想着穿上军装保家卫国。大一刚结束,谌洪锦就应征入伍,在武警部队机动师当了两年防化兵。和平年代,没机会上战场,在他看来,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就是自己的“战场”。回到学校后,听说正在选人去新疆支教,他当即报名。

但他没想到是去当幼儿园老师,“起初感觉有点落差”。出发前,经过简单培训后,他和同学们跟着辅导老师到天津的一所幼儿园实习了半个月。很有必发棋牌娱乐游戏安卓手机版经验的班主任会挨个儿教这些即将走上讲台的大学生,如何调教“熊孩子”。

“刚开始觉得幼儿园老师说话、动作太浮夸了。”面对眼前一群四五岁的小朋友,这位“兵哥哥”一开始有点张不开嘴,“怎么说话还要拖长音?”

为了“讨好”小朋友,他绞尽脑汁准备了小青蛙的故事,还配上PPT,心想孩子们肯定会开心。没想到那堂课成了“车祸现场”,他的故事讲完了,小朋友几乎毫无反应。

到了新疆,那里孩子的热情出乎他意料。走在幼儿园里,看见这个陌生男老师,有的孩子会主动跑过来伸手让他抱,有的会拉着他的手转圈圈,还有的小男孩会故意把球踢到他脚下,逗他跟孩子们一起玩。

那个5岁小女孩总爱跟他撒娇,她拉着一个维吾尔族老师的手找到谌洪锦的办公室,就想来看看他。放学离园时,她会要求这个老师“爸爸”把她从教学楼抱到大门口,再交到妈妈手里。这一切让谌洪锦感到特别开心,“以前觉得小孩子烦,现在怎么这么可爱!”

  ?从记住每个孩子长长的名字开始

天津外国语大学三年级学生高庆彤支教的幼儿园有900多个孩子,全园却只有十几个幼儿园老师。第一次走进班里,她就傻眼了,全班有62个孩子。

这些五六岁的孩子,几乎听不懂普通话,支教小老师只能通过表情、肢体语言让孩子们理解,很多时候还需要维吾尔族老师帮忙沟通。

虽然几乎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但孩子们还是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漂亮的大姐姐。他们冲到高庆彤面前,用自己唯一会说的一句“老师我爱你”表示对她的欢迎。高庆彤一下子被孩子们扑倒,坐在地上,和孩子们笑作一团。她顺手帮身旁一个露出小肚皮的孩子整理好衣服,孩子双手举过头顶,在她面前比出一个心形。

一开始最让高庆彤头疼的,是记住每个孩子长长的名字,“他们的名字至少都有五六个字,最长的一个名字有12个字,还有很多人重名。”

于是她利用休息时间,边抄写边背这些名字,每天早上给孩子查体时再逐个喊上几遍,不出一个月,她就能叫出每个小朋友的名字了。

当地的教室里没有钢琴、投影仪,老师们只能自己想办法做些教具便于讲解。这些大学生在网上找到各种手工制作教具的方法,不放过身边每个物件。那些不起眼的废纸和空瓶,在他们手中变成了造型各异的小动物。他们自己掏钱买剪纸和彩泥,做出惟妙惟肖的造型,跟孩子们一起玩游戏。

为了让小朋友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小老师们要从最基本的洗手、上厕所开始教。可是孩子们太多了,顾了这边,那边就闹起来了,高庆彤常常感觉自己一整天都在不停地说话,“很多话必须不断地重复、不停地说才能让他们明白、记住。”没过几天,高庆彤和几个支教小老师就说不出话来了,他们急得不行,到医院打针吃药,回来后接着到班里给孩子上课。

在这里找到新的人生坐标

天津外国语大学国际传媒学院学生张津瑞支教的班里,有个小男孩总爱跟小朋友打架,玩滑梯时非要倒着滑,还故意推搡其他同学。张津瑞开始注意到他。

在一次家长开放日活动上,孩子的奶奶来了,张津瑞找维吾尔族老师帮忙跟奶奶沟通才知道,小男孩的父母离异,他与奶奶两人相依为命。

“我想他可能特别希望别人关注他。”张津瑞主动给小男孩安排一些摆椅子、发面包的小任务,没想到他都完成得很好。张津瑞看见他的袜子特别脏,就买了袜子送给他。小男孩收到礼物很开心,又害羞得说不出话,从此成了张老师的“小尾巴”。

张津瑞发现,淘气的“小尾巴”总爱黏着自己,别的老师说什么他不听,只听自己的。孩子的这份信任让她充满成就感,也让她明白,教师这份职业需要的不仅是知识,更重要的是爱心、耐心和细心。

从秋到冬,孩子们渐渐学会了用普通话说完整的句子,也能从1数到50了。他们每天跟着天津小老师一起唱歌跳舞,也会帮着老师一起把乱糟糟的教室整理干净。眼看离开的日子要来了。

最后一堂课,张津瑞问小朋友最想要什么,一个小朋友要了她的电话号码,对她说:“我以后好好学习,将来去天津找你。”

离别的车马上要开了,一个新疆妈妈急匆匆赶到车队旁,拿了一堆大枣和核桃,她说,孩子一定要让她来,送送这些可爱的老师。

“祖国的广阔天地是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阵地。”天津外国语大学国际传媒学院辅导员智敏说,几个月的支教经历,对年轻的老师和大学生而言,收获比付出更多。一位90后大学教师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更多的大学生则找到了自己新的人生坐标。

谌洪锦期待着,毕业之后能扎根新疆工作,让自己的青春在祖国边疆闪光。(胡春艳)

 
上一篇:陕西西安300余名教师义务在线辅导一线医护人员子女
下一篇:疫情期间孩子疫苗如何接种?北京疾控中心解答
QQ咨询
在线咨询
官方微信
关注微信
联系电话
135 5238 8896(同微信)
预约上门